Loading ...

风险小史 (九)最会赚钱、写论文和当领导的经济学家——梅纳德·凯恩斯

Author: 小小梦, Created: 2017-01-05 10:59:15, Updated: 2017-01-05 14:09:18

【风险小史】(九)最会赚钱、写论文和当领导的经济学家——梅纳德·凯恩斯

【摘要】梅纳德·凯恩斯的影响力大概已经完全超脱了单纯的经济学范畴,无论是政治学站队还是社会学逻辑,凯恩斯无疑早都已经成为一个符号式的人物。

  • 梅纳德·凯恩斯

    上一期我们预告了这期要讲梅纳德·凯恩斯。这个人的影响力大概已经完全超脱了单纯的经济学范畴,无论是政治学站队还是社会学逻辑,凯恩斯无疑早都已经成为一个符号式的人物,比如你在微博上讨论一下凯恩斯和哈耶克,立马就能得到泾渭分明的不同评价,基本上和曹云金微博下面的评论风格一致。且不论这些评价的人到底是不是只知道两位老先生的书名,反正对凯恩斯的态度应该是一个特别好的社会学工具变量。当然了,作为历史上在实务界和理论界同时取得成就最高的人,还担任过世界银行的第一任行长,凯恩斯泉下有知的话,一定会微微一笑,说,你们给我搞的这些个名号呀,excited!

    img

    与上一期谈到的定义经济学风险概念的奈特美国乡下出身相比,凯恩斯是典型的英式贵族,他们家祖上是和威廉一起从诺曼底登陆英格兰的征服者,想到二战的时候英美联军从诺曼底又登回欧洲,历史还真是一种循环(一个跑题)。凯恩斯从小就走的是我们所谓的上层精英路线,伊顿公学毕业进剑桥大学,老师有马歇尔,同仁有罗素和维特根斯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英国财政部,要不是语言有差异,他完全可以改姓赵。

    因为对英国的对外政策不满,凯恩斯从英国财政部首席谈判代表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回剑桥大学教书。事实上,与大多数人将凯恩斯作为一个简单的经济思想家的观念不一致,凯恩斯比起同时代的经济学家有着更好的数理基础,比如当代宏观经济学的基础之一——拉姆齐模型,就有他不小的贡献。1921年的时候凯恩斯出版了一本《概率论》,当然内容并不是一本简单的教科书,相反是对概率的内涵和应用进行的更深层次的研究。

    img

    与之前我们所写到的所有人都不同,凯恩斯对“大数定律”和均值充满了鄙视,他认为用历史频率来判断未来发生概率的行为,可能只适合于自然界,而不适用于满是人类奇(zuo)思(si)的社会学领域。因为在他看来,未来事件的发生的确存在着客观的概率,并且客观概率不随人类意识变化而变化,但是我们知识上的不足是的我们无法获得准确的概率,而只能求助于估计,而这样的估计并不是我们坚称自己判断正确性的原因所在。这一点倒虽然和奈特殊途同归,但是奈特本人对凯恩斯就是十分不爽,据说是因为凯恩斯在对风险研究时把奈特的名字只是挤在了脚注里,这倒是也拉开了芝加哥学派与凯恩斯学派日后针锋相对的序幕。

    凯恩斯认为我们日常所使用的概率,更多是一种主观的概念,反映了我们对于未来的信心度,并且只是未来事件信息的一个组成部分。从经济观点的角度而言,他假设所有理智的人(也就是理性人)会及时认识到某一个结果的概率并因此对未来有相同的信心。这个假设非常经济学,但是于现实而言却是不现实的,所以凯恩斯最后做了让步,认为人们对概率和风险的理解要依赖于每个人的自身的判断。

    凯恩斯对经济学的研究基本都是围绕着不确定性,比如家庭储蓄和消费依据不同经济环境下使用量和使用时间的不确定性,和企业资本投入带来利润的不确定性。他不喜欢古典经济学中充满假设的环境,因为现实中我们所作出的决策全都是不可逆的,这意味着如果经济体经常出现超高增长或者萧条事业的情况,那么古典经济学所假设的那种稳态环境就是不可得的。比如人们已经决定减少消费增加储蓄,那么企业就会减少投资,这样即便下调利率,人们也不愿意把存款取出来,企业也不愿意多投资,究其原因是利率下降的幅度并不能对冲人们对流动性的偏好,并且利率的下降始终是有限度的。这就是著名的凯恩斯陷阱,而出现这样现象的原因,就是人们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或者说基于未来风险的预防性心理。

    img

    不论凯恩斯最后提出的“看得见的手”的解决之道的千秋功过,但是凯恩斯理论体系中对流动性偏好的强调,事实上就是现实世界中人们渴望通过不同的方法来锁定未来渴求的反映,换句话说,凯恩斯看来,不确定性和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凯恩斯并不像奈特那样把风险和不确定性晦涩地进行区分)是现实世界的主宰与核心。

    我们之前曾经无数次举过打扑克掷骰子的例子例证概率规则对于解决不确定性问题的作用机理,我们无法控制下一次骰子的结果,也无法控制下一次我们预测的正确性,但是事物最后还是会回归一个冥冥中存在的稳定常态。但是,正如凯恩斯所说的那样,这一切仅仅在数学理论和一些自然现象中存在,对于人类社会而言,概率似乎是一个可资利用的工具而非真理。这意味着,我们在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时,我们的决策是重要的,也是塑造未来和世界面貌的根本力量。凯恩斯的经济刺激计划和他在股市里赚到的1000万英镑都证明了这一点,人不是市场的被动接收方,因为市场毕竟是由人建立的。对风险的无力感对于我们来说不是约束,而是一种改变世界的原始冲动。

    这为我们提供了一剂鸡汤和风险管理的世界观,然而方法论究竟源于哪里,可能就需要等到下一期的博弈论内容来解释了。

转载自 中国量化投资学会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