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跳出讀書的“低水平勤奮”陷阱

Author: 小小梦, Created: 2017-02-15 09:19:22, Updated:

跳出讀書的“低水平勤奮”陷阱


  • 1. 低水平勤奮陷阱

    最近在思考一些問題的時候,常常會找出幾年前讀過的書再看。我發現,幾年前花了那麼多多時間讀的書,從現在的結果上看,基本是白讀了。今天能從書中看到的價值,過去看不到;過去在書中看到的東西,今天基本記不得。

    可是,我過去讀書真的真的很勤奮,為自己制定了年度讀書計劃,一年要讀完 100 本書,為此安排每天至少要讀完 20 頁。哪怕自己已經很累很睏,為了完成目標,都要在床前讀完書。兩年來讀了 200 多本書。

    我不是說這段讀書經歷沒用;而是現在看來,我覺得痛心,可惜。付出這麼多時間和精力的努力,獲得的卻是完全都不成比例的收穫。那時,我陷入到了“低水平勤奮”的陷阱。

    如果我能夠重來一次,在過去的兩年採用新的讀書方法,那麼我就能夠花一半的時間,獲得翻倍的收穫。就像我現在做的一樣。那,為什麼我會陷入到低水平勤奮的陷阱呢?

    最直接的原因是:讀書的方法太原始。

    從上學開始,老師教給我們的讀書方法似乎就是:把一本書從頭讀到尾,遇到有啟發的句子就劃線或者摘錄。那些摘錄下來的名言警句,讓我深刻地理解了什麼是:聽過了無數大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在原始方法的基礎上努力,就是低水平的勤奮。

  • 2. 讀書方法的升級

    可怕的是,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讀書的方法是低效落後的。

    我以為記不住,是我記憶力的問題。而且,我發現身邊的朋友基本上也都是這樣的情況。大家說:讀書之後都忘掉是正常的,我們把知識內化成能力了。

    事實上,內化成能力的知識,是最忘不掉的。那麼,為什麼我們“經典”的讀書方法,是低效的呢?

    原因很簡單:閱讀+劃線/摘抄的讀書方法,是把一本書拆分成了一個個孤立的知識點。在這種方法的引導下,我們讀書的目的,就成了理解和記住這些孤立的知識點。而理解和記憶一個個孤立的訊息,可不是我們大腦擅長的高效率行為。事實上,大腦的記憶,靠的是將訊息與舊經驗進行聯繫。

    英國的萊斯特大學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曾經過一個實驗來研究人們如何記住事情:他們讓測試者觀察一些名人的照片,比如成龍、張信哲、劉德華,然後在這些時候監測他們大腦中哪些神經細胞產生了刺激。然後再把這些名人在不同地方的照片拿給測試者觀看。

    科學家發現,當測試者看到同一個人出現在另一張照片裡的時候,相同的神經細胞會產生刺激。也就是說,我們的大腦在看到新照片時,沒有為它單獨開闢空間,而是調用以前的回憶,形成新的記憶。換句話說,我們記住新知識更好的辦法是和已有的知識進行聯繫。

    將這一原理應用到極致的是:記憶宮殿法。

    記憶宮殿法,可能是目前人類發明的最為強大的記憶方法。它的基本原理是,構想一個我們熟悉的場景,把需要記憶的事情放到已經熟悉的場景當中。前一段時間播出的英劇“新世紀福爾摩斯”裡,福爾摩斯就是靠記憶宮殿訓練自己超強的記憶力。

    當然,讀書不不等於背書。然而,大腦這種透過已知知識的新知識的特性,除了能夠幫助我們記憶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作用:我們可以將新舊知識構建成知識網路。透過在新舊知識間建立聯繫網,我們便能從不同角度和領域對同一個知識進行分析,從而加深我們的理解和認識。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原始的讀書方法是:花很多時間去閱讀一本新書,去記錄新的名言警句,但從不花時間去加工這些訊息,將其和已有的知識建立聯繫。

    我們看似節約了很多加工整合的時間和精力,以便能夠讀更多的新書。但卻是買櫝還珠,揀了芝麻丟了西瓜,把最有價值的工作放棄了。

  • 3. 事半功倍

    讀書一定要花時間,耐心和思考力,將獲得的新知識和已知的進行網路狀的聯繫。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才有可能內化知識,形成新行為的暗示。於是,我讀書不再追求速度;相反,我會刻意放慢速度,花時間記錄讀書筆記,不僅是摘記名言,而是描述讀書後受啟發的內容,和我過去的哪些經驗相關。

    在記錄和尋找聯繫的過程中,自己常常會驚喜地發現一些過去不曾注意的規律,也發現很多能夠直接改進工作方法的辦法。我的讀書成效,進入了一種複利效應的狀態。也就是說,我讀過的所有書都將為未來獲取新的知識提供幫助。

    這個簡單的方法,卻很少有人發現。或許是因為我們大腦的習慣是尋求快速把書讀完吧!我們都希望讀完書獲得新知識,因此不斷快步向前去獲取更多,但古人早就說過:“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 4. 臨界知識又來了

    那麼,讀書時,將新知識和哪些已知的進行聯繫會更有成效呢?

    答案便是那些在生活中各個領域起基本而重要作用的規律。也就是本書提到的臨界知識。每一個臨界知識,都是我們思考問題,認識世界的重要工具。因此,這些臨界知識可以頻繁地應用於不同的領域和場景裡。

    經常閱讀我文章的讀者會發現,我常常在不同的文章中討論不同問題時會運用到複利模型。這其實就是我在思考問題的時候,有意識地和已有的模型進行聯繫,看看他們背後是不是有關聯。這樣一思考,常常會發現過去沒看到的規律。

    因此,現在的我,在讀書時,既不追求數量,也不要求讀完。

    我的做法是:

    當我要解決某個問題的時候,主動去尋找可能會討論這個問題的文章和書籍,去觀察,作者是用什麼樣的思路解決問題?在這個解決方案背後,是否有我熟悉的知識?我還能把這個解決方案的原理,應用在什麼領域呢?

    當把這些問題想明白之後,可能我並沒有讀完一本書,但是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和認識,比讀完了十本書的人都要深入。這種狀態,呈現出來便是“舉一反三”的能力。在別人眼裡,你更容易用跨界的知識解決問題。因此,讀書不在於多少,而在於你有沒有透過讀書重新認識這個世界,並有能力運用到自己的生活當中。

    生命有限,不要把有限的生命浪費在那些低水平的勤奮陷阱裡。

转载自 雪球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