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在充满随机性的世界中如何幸存

Author: 小小梦, Created: 2017-02-28 11:38:58, Updated: 2017-02-28 11:39:39

在充满随机性的世界中如何幸存


  • 猴子与打字机

    近来在读一本《Fooled by Randomness》的时候,很为书中的一个例子感到有趣。大意是说,如果让无限多的猴子坐在打字机前打字,至少会有一只猴子能完整地打出《伊利亚特》。当然这只是“猴子与打字机”的《莎士比亚全集》的翻版而已。

    然后作者问了一个问题说,如果这只猴子拿着它的简历来找你,那么你会用你的毕生积蓄来打赌它的下一部作品会是奥德赛吗?

    一个明智的人肯定不会答应这只猴子的,因为它能打出来只是因为随机性而已,跟猴子自身的能力没有丝毫关系。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只猴子变成了一个交易员,而《伊利亚特》变成了他精彩的交易记录,那么你会愿意把自己的钱交给这个交易员管理吗?

    当然肯定会有人动心了。有的人会辩解说,人和猴子不一样,人是有智力的。即使这是真的,那么我们也要承认他的交易记录好也可能是因为随机性。也有人认为,市场不是随机的,不过在市场中的交易和猴子敲打字机真的有那么不同吗?

    金融资产只是代表了对实物资产的索取权,所以金融资产的价格最终仍然取决于实物资产的价值。换句话说,从长期看,公司的股票价格应该是由他自身的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决定的。不过如果看看股票走势图中一天之内就可能有剧烈的波动,我们就会知道,股票的价格不可能完全反映公司的实际情况——很难想像一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在一天之内就可以产生极大的波动,甚至可能与公司自身的价值独立。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到参与交易的每个人身上,我们就会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采用同一套策略,不是每个人掌握的信息都是一样的,甚至不是每个人都是理性的——他买了一支股票,可能因为今天是黄道吉日。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一小部分人是理智的,他也不可能影响市场的波动——由于市场中的人过多,每个独立的个体的作用都会被稀释,以至于每个人的作用都无限小,但最终的市场的结果就是由这些无限小的作用叠加而成的,至于叠加的结果,没人可以预料。这就意味着,那些在市场中赚钱的人,很可能是与市场的循环最接近的人,但市场有涨有跌,他自己的资产价值自然也可能下跌,对于市场来说,下跌之后可能恢复,然而人遭遇了重大的打击,却未必能恢复。

  • 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去的记录能在多大程度上用于预测未来呢?

    过去我曾做过一个向量自回归的模型,用以拟合重庆市的GRP和CPI,使用了75个参数,拟合的结果十分好。然而当我试图用以预测下一年的数据时,问题就出现了,几个值居然全都变成了负数!三十多年的数据都拟合得十分好,然而下一年,过去上万亿的GRP就变成了负数!(当然,也可能是由于下一年是世界末日。)

    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是,在刻画真实世界时,所使用的参数越多,偏离实际的可能性就越大。一个简单的力可以产生加速度,这是正确的,然而当我们使用更为精细的模型,比如我们具体考查有哪些力发生了作用时,就很可能由于忽略了一些力,而使结果整个地不一样了。拿布朗运动来说,我们可以说由于受到了合力,微粒的运动方向是A,如果我们真的要考查微粒受到了哪些分子的多大的作用力,就可能发生,忽略了一些粒子,于是在已考查的粒子作用之下,微粒的运动方向变成B了。当然,所用的参数过少,也是不合适的,比如我绝不相信用0和1就可以解释人脑的运作,这是连续系统与离散系统的根本性区别。因而更好的解决办法是在十分精细与粗略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爱因斯坦说,简单,但是不能更简单。如是。以前我曾看过一篇量子金融的论文,作者在研究不足中写道,对现实的刻画不够精细。我当时的想法是,更精细的结果是这篇论文里的成果都不可能得到,也就不可能发表了。

    后来我发现我的想法与加拿大的一位量化交易师不谋而合,他曾经出版一本《量化交易》的指导手册。在书中,他认为这是一种数据迁就偏差,在他的实践过程中也发现,一个好的基于人工智能的金融预测模型所需要的历史数据少,往往也不需要那些极为复杂的非线性函数。

    也是由于以上的原因,我对于所谓股神一类并不感兴趣。巴菲特是股神,然而他绝大部分帐绝不可能来自传统意义上的炒股或交易,而是投资。在长期的思考中,我逐渐形成了一个观点,趋势是可以预测的,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它的股票价格在长期中的趋势仍然取决于它自身的价值,然而短期中,则是随机性在发挥作用。宏观世界中,经典力学是完美的,如果来到微观尺度,经典力学就要让位于量子物理了。投资玩的是趋势,而投机玩的就是随机。

    对于市场的随机性,有一个我目前所知最好的可能解法就是,止损,它的意义在于,将随机性带来的损失降到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换句话说,即使由于随机性导致了证券价格的下跌,也使得损失不会无限地扩大。说起来这是很简单的,然而人性的微妙也是让人难以预料的。《Fooled by Randomness》举了两个例子,一个量化交易员A,他个人所掌握的资产在三年内从100万增长到了1600万美元,不过在1998年,他的以往的交易策略使得客户的1400万美元几天内就蒸发了。这使我感到十分困惑,为什么止损没有生效?一种可能是由于市场逆转过快,根本来不及止损,另一种可能是“太成功以至于不可能失败”(too successful to fall,生造),于是他根本没有考虑止损,这好比另外一个基金经理B,当证券价格下跌,大家都在劝他处理时,他坚称这只是暂时的流动性,甚至加大了购买的力度,于是结果是在一个月内他掌握的资产价值就减半了,然后他被解雇了。这里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隐喻:市场涨上去很难,而下跌则很容易。于人生也是如此,追求高远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然而堕落却很简单。好比混沌系统有一个特性就是,在很长的时间内,它可能会保持稳定,然后在瞬间就可以变得无序,如倍周期分岔点。

    这又使我想起了以前玩过的一个游戏说,真正绝妙的计划,即使是发生了意外或者失败了,意外和失败也是计划自身的一部分。两者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即在考虑到可能的情况下做出周密的安排。

转载自 简书 作者 周瑶


More